• “一元村医”半个世纪的坚守:有求必应、随叫随到-中新网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7-27 12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新网杭州7月23日电(记者 范宇斌)诊疗桌上,两本翻阅了50年的《农村医生手册》《中草药单方验方选编》,书皮虽有脱落,但划下的重点吴光潮早已熟记在心。跟踪记录村民健康状况的册子一旁,有一个特别的铁皮盒,37年来,无数1元硬币落入盒中,传出一段“1元村医”的佳话。

  近日,记者走进浙江省杭州市建德市乾潭镇梅塘村卫生室,绿漆白墙,几株高大的水杉树挡住烈日,带来一丝清凉。74岁的村医吴光潮是这里惟一的医生,默默坚守了50余载,“1元看病”的老规矩从1983年起延续至今。

多位村民在卫生院门口等待诊治。 张茵 摄

  1966年,吴光潮在半农半医学习班完成学习,此后便一直在梅塘村卫生室服务至今。

  每天清晨6点,吴光潮就做好准备,等待病人上门。“给诊室里几位慢性病患者量血压、听心肺,再给输液室里的患者挂上点滴,接着去药房拿药嘱咐病人用药方法……”他打趣道,自己是医生,也是护士、针灸师、清洁工。“只要村民有需要,无论何时,我随叫随到。”

  75岁的村民吴春生掀开帘子走进诊室,吴光潮赶紧迎上来给病人看病,“你这气管炎又发作了,血压量一下……”吴光潮迅速地在册子上记录下了村民的病历,便去药房取药。

吴光潮(左)在为村民何国生检查眼睛。 张茵 摄

  “吴医生人好,医术高。不管看什么病,这里都只要一块钱。”领完一盒消炎药、一盒止咳药,吴春生支付了1元。

  1元钱,既是诊疗费,也是药费、输液费、针灸费、包扎费……85岁的村民柴汉沅曾患深部痈肿,他告诉记者,“我在这里拔罐治疗了10多天,毛病看好了,前前后后只付了一块钱。”

 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,吴光潮看病收五分钱、一角钱。从1983年起,只收1元。37年来,物价飞涨,但在吴光潮的卫生室里,时光仿佛凝固了。

吴光潮(右)在为村民柴汉沅做针灸治疗。 张茵 摄

  “药品和卫生室的费用有政府补助,我也有退休工资。不过仅靠1元带来的收益,确实入不敷出。”为此,吴光潮常常自掏腰包,为了让村民看病少花钱,他还经常到附近山上采草药,有些草药长在陡峭的悬崖上,采药路上危险重重。

  “从医之初,一个和我一起去采药的医生跌落悬崖,去世前嘱托我一定把卫生室办下去。”吴光潮回忆道,这件事让他坚定了从医信念。

村民吴春生向吴光潮(左)付一元诊费。 张茵 摄

  近年来,梅塘村卫生室每年就诊人次都突破4000。记者到访的这天上午共来了16名患者,大多是本村人,还有一个30公里远的外村病人何国生特地前来。

  “我前两次来找吴医生,不凑巧他都出诊了。”何国生说,“我换乘了3辆公交车,今天再来碰碰运气,除了看病,我也被他为民服务的精神所感动。”

  1元虽廉价,但吴光潮对病人的服务丝毫不打折。利用中草药、拔火罐、电针疗法等,不少疑难杂症也能迎刃而解,经他治愈的疑难杂症患者达上万人次,基本实现了“小伤小病不出村”,他也曾获“全国优秀乡村医生”等荣誉。

  “再多的荣誉都不如村民的信任。”吴光潮谈及往事举例道,“30多年前,我曾救活一位意外溺水的小姑娘,如今她把我当作父亲一样看待,逢年过节都来看我。还有一次,我冒雨撑伞骑自行车摔倒在路边,被诊断为脑震荡,入院期间百余名村民自发前来看望我……”

吴光潮收起给村民打完的吊瓶。 张茵 摄

  吴光潮家旁边住着一家困难户,80岁的陈仙妹带着两个智力残疾的儿子,生活窘迫。吴光潮常常主动上门,除了看病送药,还给他们送吃穿用品,帮他们申请低保补贴。“没有他,我活不到今天。”陈仙妹直言,吴光潮是其救命恩人。

  谈及未来,吴光潮最为忧心的还是卫生室“后继乏人”,“希望能有年轻人、好医生到乡村扎根,继续为老百姓服务。”吴光潮表示,自己还打算一直干下去。(完)

【编辑:房家梁】